当前位置: 主页 > 教育新闻 > 正文

陈志武:我为何担忧中国教育?

时间:2017-05-16  来源:未知  作者:长海第一资讯

  陈志武桂子先导

  一方面必须改变教育理念和教育方式,把幼儿园到大学的教育重点放在“做人”的通识与思辨训练上;另一方面要走出儒家名分等级秩序的文化制约,不能再把“顺从听话”机器人作为我们的楷模

  陈志武/文

  最近,两件事再次引发我对中国教育的担心。一是,前即将跟一位美国名牌大学金融教授谈博士研究生招生政策,他说他们今后可能不再招收中国博士研究生了。这不是种族歧视问题,他自己也是中国人,而是因为从前多年的中国学生,开始学习成绩都好,后来做博士论文研究时固然未必突出,但还可以,可是等到毕业上学术市场找教职岗位时,都表现不好,没措施找到一流大学教职。所以,他们不想再浪费时间培育中国学生了。实际上,不只是他们大学有这个盘算,即使我所在的耶鲁和其他大学,也探讨过同样的问题,虽然我们没有决定完全停招中国学生,但从那以后,就有意识地少招或者偶然不招。

  以2015年为例,美国的前30名金融系毕业的博士中,来自中国的不少,但找教职岗位最成功的是去了加州理工学院,那个大学当然不错,可是,这么多中国博士生中没有一个被前10名或前15名金融系招聘。

  由于这些博士都毕业于顶尖金融院系,这一结果很让人失望,各学校投入的资源和教授精神那么多,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

  二是,在美国金融和硅谷高科技行业中,印度裔高管远超华侨。大家熟习的谷歌、微软、Adobe、软银、花旗集团等公司的CEO都是印度人,在这种级别的美国公司中好像想不起一个中国人CEO。公司副总裁一级的印度人就更多了。而且,不只是美国企业界里中国人和印度人的反差这么大,在大学里也如此。比方,几年前美国主要商学院中,有12个在选拔招聘商学院院长,其中有10个给了印度裔聘书,没有一个给中国裔。尽管后来一些印度裔谢绝了,但这自身也反应出中国和印度之间在教育、文化上的差距。

  中国人天赋好,又聪慧勤恳,但为什么成果会如斯扫兴,跟美国、印度和其余国家的人差异那么大呢?答案主要在两方面,一是教育理念、教育办法,包含中国父母对子女的养育方式;另一方面是儒家文化,尤其是坏在我们推崇的“顺从听话”和孝道文化上,这些文化烙印实际是中国人一辈子的累赘,走到哪里都无法丢掉,到哪里都吃亏。

  先谈教育

  我在大学教书至今26年,见过的学生也算不少,其中两个故事让我难以忘记。

  张三(匿名)出生于国内大城市,高中毕业容易考上北大清华,等他到耶鲁读博士时,哪怕再难的数理经济模型对他来说都太容易。在我的博士生课堂上他毫无疑问一直最优秀,即使在耶鲁这样的世界各地天才集聚的处所,他的聪明才干照样遥遥当先。

  可是,两年后的一天,正当他全力以赴深刻做研究而且已经有杰出结果的时候,张三找我私聊,说他在斟酌是否退学回国去做PE投资基金,因为他父母挚友愿意出资5000万美元由他去负责治理,机会难得。

  震惊之余,我问他:“你的天赋如此精彩,我一直认为你最有希望鹤立鸡群,出一流学术造诣。告知我,你是否真的对学术研究、学术生涯有兴趣、有激情?”

  多年的阅历让我清晰,一个人假如对他从事的工作没兴趣、无豪情,尤其当他做的是学术研究时,那么,要他做好、要他做出别人想不到的创造性成绩,那等于是赶鸭子上架,难!天天做自己没兴趣的事情,只会是应付,不会钻进去的,那样他本人也会苦楚、很累。张三答复说:“对学术研究谈不上有兴趣。我可以做,也可以写学术论文,但这不是我的兴趣与激情所在。”这下好了,我跟同事原来期许厚望的博士生,对我们的专业也就是如此。我接着问他:“那你为什么要申请金融博士研究生呢?”他的回答不奇异:“因为父母要我这样做,而且看到其他同学都这样做。”

  第二个故事更具戏剧性。这回是国内顶尖大学的经济史博士生,到耶鲁来拜访一年。我原以为他对经济史这么投入,正好也可以协助我收集史料、研究一些经济史话题。到耶鲁后,他无比兴奋:要选修15门耶鲁戏剧学院的表演课程!耶鲁戏剧学院是世界一流,机会难得可以理解,只是我们没有学生会一个学期选五六门以上课程。看到他对表演这么有激情,知道他实际上对经济史和经济学没太多热忱,所以,我没有阻拦他去戏剧学院上课。他那一年把耶鲁戏剧学院的所有表演课都上完,很是兴奋,那些表演系老师对他评估也非常高,认为他真有表演天赋和激情。后来,我问:“很显然,你的激情在戏剧和表演。你在国内上大学、读研究生怎么没有申请艺术学院呢?” 答:“我父母不让呀。他们要我学经济学,好找工作!”

  这么多年教过的中国学生中,真正因为自己喜欢而研读经济学、金融学的是极少数,绝大多数是因为父母的压力和支配。既然他们都不是因为自己真实的兴趣而为,涌现上面我们谈到的,那么多读金融博士、经济学博士的中国学生最后在职场上表现一般甚至更差,就不足为奇。赶鸭子也许可以上架,但上不了高架的。

  中国父母都关怀子女教育,即便没有百分之百的“望子成龙”,也想儿女去尽可能好的学校,未来有一份好的职业与收入,可以一辈子过上幸福的生活。所以,就有了众多中国父母起早摸黑,不分周中周末,一年到头为了子女上学的事件奔走,甚至长年分开丈夫、家人和朋友到外地或国外陪子女上学。也为了让子女上“最好”的学校,时常想尽方法找关联、开后门,应用所有能想到的招法,就是为了子女能得到“最好的教育”,为了不让子女“输在起跑线上”!在专业方面,都偏向于要求甚至不惜强迫子女学金融这样鲜明的专业,或者学会计这样轻易找工作的适用专业。

  可是,很多父母可能从来没有问过,更没有想过“什么是最好的学校”“什么是最好的教育”。学过优化实践的人都知道,“好”“不好”“较好”“最好”这些价值断定都只能是相对的,必须首先搞明白的是“相对于谁”“相对于什么”,因为不存在没有度量指标、没有参照系的“好”和“最好”。于是,在不问不想的情形下,往往是根据父母自己认为“好”的标准去选择“最好”的学校和专业,等于让子女去过一种父母认为好但子女自己未必认为好的职业和生活。有时候,这实际上是迫使子女去实现父母自己没有能实现的专业梦。或者,就是一窝蜂随大流,去追求大家都认为最好的哈佛、耶鲁或者北大、清华。如果你问他们“为什么哈佛耶鲁好、北大清华好”时,他们也说不上来。

  好与不好,只有基于子女的个人兴趣、偏好、个性和天赋才有意义。否则,不仅没有意义,而且很容易造成天赋与人才的浪费,结果只会是子女学习、工作没有热情,无精打采,每天因为在做自己没有感到的学习或工作而特殊累,而且会时常埋怨,对生活、工作失去兴趣。父母也会感到难受,因为他们尽了那么大的力,陪读那么多年,花了那么多钱,找了那么多人情关系,到最后也没有见到子女有长进!而对于社会,这同样是最糟糕的局势,因为如果多数甚至所有家庭都这样不顾子女兴趣去选择学校和职业,结果会是,社会中的各项工作都是那些对此并没有兴趣、更谈不上热情的人在做,这不仅导致人力资源的整体挥霍,而且各项事业都无法做好,更不会有突出的创新。

  在任何社会中,人才资源是各项资源中最为重要的,因此,把每个人的兴趣和天赋跟其专业尽量配置得一致,是整个经济中最为关键的一部分,也是决议一个国家整体资源配置效率的最关键因素。

  我们想象一下:一个社会中,每个人在做自己并没有兴趣但为了养家糊口又不得不做的事,而且每件工作都是由那些并没有兴趣的人在做;在另一个社会里,每个人都选择做自己有激情的事情,而且每份工作都是由对其有兴趣的人在做。那么,这两个社会中,哪个社会的整体幸福感更高、效率和创造力也更高呢?

  答案显然是后者。这就是中国社会和美国社会的差别,这些差别表示在子女的学校选择、专业选择、职业选择、工作选择和婚姻对象选择上。

  常常有朋友咨询子女教育的事情,一个广泛的说法是:“我就想女儿读完大学,马上读研究生,拿到硕士博士学位、完成学习任务后,再去工作、结婚成家。”我就问:“为什么非要有读硕士、博士的任务呢?为什么不能大学毕业后先工作几年,让他比较一下工作和读书的差别,感想一下自己到底喜欢工作还是学习,喜欢什么专业、什么工作呢?”他们当然没有想过“为什么要读硕士博士”的问题,因为他们觉得反正大家都要子女读研究生,所以天经地义自己的孩子也要读。他们没想到也许自己的子女根本就不适合读研究生,也可能对学术和读书没任何兴趣,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要他们去读书,对子女是劳命,对父母是伤财,对社会是浪费资源。

  这些朋友就说:“万一他去工作后不再想回学校读书了,那不就不好了吗?”我说:“如果是那样,那就更解释大学毕业后先工作是对的!否则,他们会浪费那么多青春在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上!”

  在物质产能多余、物质这么丰富的今天,温饱不再是个问题。父母可以给子女最重要的礼物是给他们供给经济前提,让他们追求自己的兴趣、选自己有激情的事业。把自己的喜好强加给子女的父母显得太自私、太不尊敬子女,这包括学校、专业、工作和婚姻恋爱。

  职业和做人

  下面这个故事很风行:一家硅谷公司招来三个实习生,分离是中国人、印度人和美国人。美国实习生只求把事情做完就好,一到下班立马走人。他对一些问题尽管一知半解但也能娓娓而谈,一分钟可以讲完的问题,能讲五分钟。中国实习生很尽力,活干得最多最好,但不爱多谈话。印度实习生工作做得没有中国实习生精细,但也不差。虽然讲话带有口音,但最爱发问,善于表达自己。在实习期间,学到东西最多的是中国实习生,但是,最后人们最能记住的是那位印度学生。

  这个故事当然是中国人喜欢讲的,因为中国人看重“硬本事”、看轻“软本事”;依照这种我们熟悉的价值观,这个故事实际是想抬高中国人、贬低印度人,也包括贬低美国人,很相符中国人的口味。

  但问题也恰好出在这里,因为我们这种看重“硬本事”的文化取向造就了中国人只能干苦力活、不能像印度人那样在硅谷和美国大学等范畴成为首脑人物;也正因为美国和印度社会既看重“硬本事”也重视“软本事”,所以,反馈到文化和教育领域,就变成了不只是要强调数理化,也要强调人文社会科学,在判定人才时不只是看他的硬技巧,也看他的表达能力、沟通才能,看他是否是一个幽默的人。

  比较极端的是,不少中国父母在子女好不容易到美国大学读书后,又偏偏要他们花大学四年学会计,这的确是“硬技术”,对找工作最方便。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实际上中国会计规矩跟美国不完全相同,学完美国会计规则,到了国内还要补课才干做会计。而且像会计这种职业性这么强的专业,根本不需要到美国大学去花钱学四年,在国内的技校就可以学到,然后在国内考会计资格,那样既省钱又更实用。

  这些朋友说,他们担忧子女毕业后不好找工作,会计好找工作。如果是这样,国内技校不是更好吗?而且,退一步讲,如果只是为了找工作,麦当劳不是有许多工作机会吗?

  实际上,这里要害仍是在于对“教育”的懂得和认识问题。教导有两项主要功能:一是为了职业,一是为了做人,尤其是为了做一个有意思、有趣味、有意义的人。职业造就是为了饭碗,而“做人”的教育是为了让人不仅是职业工具,而更重要的是做人。

  许多朋友一听到自己子女想学历史、文学、艺术,或者心理学、政治学、社会学,就很活力,以为这些“软本事”没任何用,不便于找工作,等等。但是,他们不知道,这些“软本事”恰正是使一个人更加有意思、有趣味的基本。世界需要“硬本事”的人,但世界是由那些巧舌如簧、知识渊博的人领导的。即使我们走出企业领导、政府领导阶层,在社会生活中,那些除了职业以外还了解我们历史、社会、政治和经济是怎么来的人也是更加有趣的人,同时更可能是社会中的成功人士。

  随着互联网资源的丰盛膨胀,各类专业技巧通过谷歌随时随地可以查到,取得“硬本事”的方式能够是技校、大学,也可以是通过上网就行。所以,“硬本事”的相对价值在下降。但,寰球一体化的社会对于软知识、软本事的需求比以前大增。

  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中国人不在“软本事”方面追赶美国和印度,我们可能只能继续以苦力活、以低利润活为主,把高利润、高收入的工作持续由美国和印度人掌握。

  就每个人的生活而言,从幼儿园到小学、中学和大学都应该强化通识教育,也是为了让自己能一辈子活到老幸福到老。

  通识教育不仅能让一个人增加“软本事”,而且还会让你接触懂得各种不同窗科领域的知识与研究,激发你方方面面的好奇心和兴趣。一旦你对许多东西有好奇和兴趣后,一辈子中的不同时段总会有让你感兴趣、让你激昂的追求和话题,不会过得干燥,而会充实性命中每个阶段的生活内容,最大化一辈子的幸福感。

  也谈文化

  之所以中国人跟美国人、印度人的差别这么大,也当然跟中庸和孝道文化严密相关。在中国长大的过程中,父母等周边的人都教你“乖乖听话”、听长辈的话。不论走到哪里,只要见到比自己年长的,都要小声讲话,要顺从听话,不能挑衅长者和威望的言论。正因为从诞生开端,二三十年之内,周边大多数人都比自己年长,都是自己必须要顺从听话的对象,所以,每个人在成长的二三十年里都会被驯化得乖乖的,没机会锤炼讲话辩论,长大后即使想学习辩论、学习作报告演讲技能,也很难改变从小被迫养成的“听话不作声”习惯。在中国,别人说“你的孩子好听话”是对你子女的表彰,父母也会因此而欣慰。而我在美国生活的30年里,素来没有听到美国人以这种话去夸耀人家孩子的,因为美国人会认为“听话”“顺从”是贬义,是没有个性的表现,因此,没有人愿意被这样评价的。

  由于三纲五常,长辈、年龄是中国社会名分等级秩序的最重要组织维度,这种等级秩序压制个性的表达,使我们长大后本能地宁静、讲话谨慎又谨慎。美国社会是另一极端,没有鲜明的基于年纪、长幼的等级秩序,大家以理服人,而非以年龄大小压人,所以,就更加促长美国人辩论能力、表达能力的发展。印度则是介于中国和美国之间,他们对长辈也会敬佩,但不像中国社会那么相对,再加上印度被英国殖民统治100多年,多少也淡化了印度人对长者的顺从水平,不再像原来那么论年龄,而是更加讲理,以理服人。这些文化特色是上面三个硅谷实习生故事当面的重要原因。

  中庸逻辑要求你不能声张,不能过多表达自己,什么都要适度。即使是讲道理、争辩,也不要那么认真,那么“攻破沙锅问到底”,什么事情“差不多”就行了。这种文化熏陶出来的人,当然倾向于不会表达,即使表达或者争辩,也不会太当真,否则,心坎会感到不自在,会内疚。

  再加上这些年在中国,许多做母亲的不知道宠爱会害了孩子,让自己孩子永远长不大。好比,在我原来任教的一个大学里,一位中国教授已经30岁出头,没有结婚成家。只管他已经拿到终身教授职位,但还是不成熟,因为他母亲还是每天跟着他、盯着管着他的一举一动,结果她儿子就没机会长大成人。依据六年前我女儿用的一本美国中学教材的一些研究估算,中国大学生的成熟度均匀比美国同龄人要低3.5年左右,原因就在于儒家文化和中国父母育子方式,在该撒手的时候不能放手让孩子独立。而成熟度跟领导力又高度关系,没有成熟就无法有领导力,就难以竞争谷歌、微软、花旗等公司的CEO岗位。

  许多人在说明为什么中国学生在美国不能更胜利、中国人不如印度人那么突出的时候,都喜欢以中国人英语差、印度人英语好作为主要理由。语言当然是中国人的弱项,但实际上更基本的原因不是语言,而是儒家的名分等级秩序,这个秩序使我们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被连续不断地压抑,任何有个性的抒发和质疑都会招致重罚,以至于等我们长大成型时,我们每个人都成了只会做事、不会作声的人,只有干苦力的“硬本事”,没有“软本领”。今天的世界已经高度一体化了,为了让我们的后世有机遇在国际竞争中更能胜出,一方面必需转变教育理念和教育方式,把幼儿园到大学的教育重点放在“做人”的通识与思辨训练上;另一方面要走出儒家名分等级秩序的文化制约,不能再把“服从听话”机器人作为我们的榜样。

  作者为耶鲁大学教授、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特聘教学

  (本文首刊于2016年4月11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学风是世风的先导,大学是社会的灯塔??桂子先导微信公众号,一个有点思维深度的高校微信大众号。微信搜寻桂子先导即可关注!

  要做好父母,就看新父母??新父母在线公众号为阅读量8000万+的搜狐自媒体人孤烟直开办,全国最有影响力的原创教育公众号!新父母在线首席专家、儿子考上清华大学的胡显华教授解答父母遇到的亲子教育困难!投稿、协作请发qq邮箱449215551。微信搜索“新父母在线”免费订阅后可免费咨询孩子的教育问题。





上一篇:校友会2017湖北省各城市最好大学排行榜
下一篇:没有了
收藏】 【挑错】 【推荐】 【打印
------分隔线----------------------------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