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教育新闻 > 正文

衡水中学落户浙江是素质教育的倒退?

时间:2017-04-15  来源:未知  作者:长海第一资讯

  近日,衡水中学在浙江平湖创办分校,这标记着以高考重点录取率高、军事化管理等为标签的河北名校衡水中学正式进驻浙江。这一事件迅速引发广泛争议,有人认为此举是社会和学生的共同选择,也有人称“引进衡水模式是浙江素质教育的倒退”。

  日前,浙江省教育厅一位官员更是直言:“它是个应试教育的典型,它眼睛里只有分数没有人。跟我们浙江以人为本的素质教育理念不相符,他们认为是先进,我们认为是落伍的,我们浙江不需要。”

  今资质享的是一位衡水中学毕业生的文章以及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杨东平的观点,给大家提供了不太一样的视角来对待这场围绕衡中而展开的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之争。

  我毕业于衡水中学,我感谢它但不思念它

  衡水,一个神奇的城市,因为白酒和一所高中闻名于现世。最近,被誉为“全国十大知名高中之首”的河北衡水中学分校在浙江平湖揭牌,再次把这家以高考重点录取率高、军事化管理等为标签的超级中学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众人眼中,素有“高考工厂”之称的衡中除了每年能够交出美丽的高考成绩,最让人争论不休的莫过于它的军事化管理。

  我是衡中的毕业生,毕业那一年,河北高考人数近42万人,就一本分数线来看,文理科分数线高出河南省近30分。河北省和河南省一样,只有一所211大学,但就是这所河北工业大学,校址还在天津。作为一名一般的河北学生,高中入学时,我已经明确河北高考形势的严峻程度。在肯定被衡水中学录取时,我的父母很开心,一家三口在衡水湖畔兜风。都说“进入衡中,就是一只脚踏入了名校的大门”,但我很清晰,接下来的三年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考验。

  衡中实行军事化管理,从叠好床铺的“豆腐块”被褥到吃饭的掐表计时,从班主任的教室监控到宿舍楼管的频繁巡视,全部的生活为学习服务,全部的时间为学习开路,全体的私事为学习让路,以至于现在和朋友一起吃饭,他们还会惊愕于我的吃饭速度。在我的同班同学中,不仅有来自河北各市的尖子生,还有很多来自山西、河南、黑龙江等省的学生。以至于每次衡中放假,都是衡水宾馆的黄金时段。来自全国各地的家长,为了能够和孩子短暂团圆,简直在上次放假时就已经预订了衡水市的大小宾馆。

  就现行的高考制度和形势,衡中的出现并非偶尔。没有衡中,也会有其他的高中成为另一所“超级中学”。沉重的高考压力下,如果不能比别人更刻苦,就只能被淘汰。现在倡导素质教育,但细想一下就会清楚,并不是每个地方都适用素质教育。家境不是很好的学生或者是偏僻穷困地区的学生,即使有其他方面的天分,也无法和家庭优越的孩子站在统一条起跑线上。有人说衡中为穷人才子铺设了提升之路,这个说法不无道理。当几乎所有考生的物质前提在同一水平线上时,能够比拼的也只有学生本身的实力。高考几乎向所有的考生翻开了同一扇门,没有为谁多开一扇窗。

  但相对公平的“衡中模式”是否实用于所有地区?浙江本就经济发达,学生完全能够有更多的发展空间与方向。据媒体报道,浙江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处长方红峰已经公开表态,衡水中学模式与浙江的教育理念相抵触,“它是个应试教育的典型,眼睛里只有分数没有人……我们浙江不需要。” 有意思的是,不少网友对方红峰的表态并不认同,“岂非浙江的孩子不需要高考?莫非浙江的高考不需要论分数?”的确,仅从高考分数这一项来说,低估“衡中模式”可能要吃大亏。随着近两年高考恢复全国卷,各省之间的应试水平在很大水平上又可以很好地进行横向比较,很多人可能还不知道,在衡水中学的引领下,河北省的高考应试程度到底有多厉害。可见“衡水模式”并非独自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泥土,这种土壤不革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

  直到现在,我有时还会梦回衡中。我的班主任曾经说过:“如果你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遇到艰苦,只要想到,衡中那么艰苦都挺过来了,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呢?”衡中模式是应试教育时代的必然产物,我相信在时代的不断发展中,它终将消亡。我毕业于衡水中学,我感激它教会我的种种,但我不会缅怀它。(作者系衡水中学毕业生)

  杨东平:不能让衡中模式成为浙江教育的明天

  衡水中学平湖分校又一次引发人们对衡中模式的争论,依然是众说纷纭、各执一词,仍是有那么多似是而非的奇谈怪论,为衡水中学辩解、以为衡水中学被妖魔化的声音也非常响亮,不明真相的人会以为衡水中学真的遭到误解和不公看待。可见我们对于什么是应试教育、什么是素质教育、为什么要反对应试教育、什么是好的教育这样的问题仍旧缺少根本共鸣。

  对衡中模式的辩护,通常是以高考竞争的现实性论证其合感性,逻辑是既然存在高考竞争,应试教育就是合理的,就不要指责衡水中学。然而,应试教育只要还是教育,就必须遵守最少的规律和规矩,就必须善待学生,犹如牛奶不能参加三聚氰胺、竞技体育不能应用兴奋剂。

  在这些年舆论的压力和质疑中,衡水中学也在精益求精工作、改变形象。由于生源的改良,也有一些特永生的文艺体育科技获奖,使得学校可以展示的不仅仅是升学率。那么,衡水中学真的已经成为教育领域的文明人了吗?平湖分校一登场亮相,就露出了“野蛮人”违规违纪的利爪,提前两个月开学、宣传“两眼一睁,就是竞争”,以及50万元的高额招生利诱,一幅生意人的野蛮做派,以至于儒雅的浙江的教育人惊呼这到底是办学还是办工厂?

  北大新生乡村学生的比例,超级中学仅为一般中学的1/8

  近年来,应试教育“做大做强”的趋势,突出表现为“超级中学”的崛起。作为应试教育的极致版和超级中学的典型,衡水中学的教育价值、教育文化、教学模式、教育管理并没有改变,已经定型并开端大举输出。问题根本不是它被妖魔化,而是它还在被美化、被神话,成为各地政府争相效仿的典型,这正是问题的严重性所在。

  衡水中学模式为人诟病,首先是损坏区域教育生态。一家独大的“巨无霸”形成对区域内优质教育资源的垄断位置,对基层的优秀教师、高分学生层层掐尖、层层抽血,导致区域教育“水土流失”,基础动摇。

  其次是伤害教育公平。人们通常会以为超级中学赞助许多农村学子圆梦,促进了教育公平。的确有很多农村学生进入了大学、包含重点大学;但这并不是全部的真相。而且,就统计意义而言,事实正好相反。

  北京大学黄晓婷、卢晓东博士的论文,基于招生大数据的研究,按照位于省会或大城市、学生规模大、垄断当地一流生源和教师、“北清率”高这样4个标准,认为全国共有84所中学可被标志为超级中学,均匀每省份不到3所,其中有9个省份仅有一所。超级中学数目越少,集中度越高,教育生态失衡也越严重。

  该文定量剖析了2005~2009年5届新生的数据。这84所超级中学5年中占北大录取人数的比例,由2005年的35.4%提高到2009年43.80%,占有全部录取方案的40.30%。数据表明,来自超级中学中农村学生的比例仅为一般中学的1/8。这验证了人们关于超级中学会加剧教育资源调配地区间、特殊是城乡间不公平,减少农村学生进入优秀大学机遇的断定。这是因为超级中学集中在地级市或省会城市,重心过高、远离农村,必定会降低农村学生取得的机会。

  所以,不要再信口说什么衡水中学增进了教育公正。如若不信,请衡水中学颁布去年被清华北大录取的138名学生的家庭背景和所在的地域。

  一位女生说,在衡中高中三年没有脱过衣服睡觉

  第三是实施超强的严格应试训练。挤压学生休息时间,加班加点,提前开学,公然和大肆发展升学率竞争、高调宣传“高考状元”,疏忽学生的身心健康和个性发展,违背了基本教育的基本规律和价值。衡水中学被诟病为军事化治理,实在比军事化更为严酷。它的管理概念是准确到每一分钟、掌握学生的每一行为乃至精力,使之“万念归一”,只关注高考,与考试无关的事不想不做不问,连吃饭走路的时间都被压缩到起码,更遑论人际来往、文化娱乐。

  一位衡水中学毕业生的回想“在衡中,每做一件事都有严格的规定,假如不可能按照规定来做,将会受到比较严重的处罚。”“衡中的授课方式与其他学校有所不同。一般用半节课的时间来讲新内容,另外的半节课来讲晚上自习的卷子。课堂是‘一言堂’的形式,老师并不与学生有太多的互动,因为互动会占用太多名贵的课堂时间。”

  2014年出版的北京大学郑也夫教学主编的《科场现形记》一书,收录了一篇《学生眼中的“衡水模式”》,是他的研究生对对毕业自衡水中学的北大在校生的访谈,从学生视角对“衡水模式”的揭示,无所不在的“严格管理”、量化考察、对学生个人行为的严格节制。

  因为上自习的时候,我比较喜欢抖腿,因为我坐在边上嘛,我抖腿一般是因为比较紧张或者是比较投入,然后我就因为这个被记过了。(王同学)好比说自习课不能仰头。抬头算自习纪律。自习课不能站起。我是上课转笔。就连着两周都记我自习纪律,然后班主任就恼了。因为会拖班级后腿。(杨同学)我有一次就是自习的时候靠着墙坐,就被记自习纪律了,可能是觉得我这样太舒畅了,没有在学习。(刘同学)

  跑操纪律则就包括候操时看小本的当真程度,事实上不是看,而是必须要读出声,声音越大越好。在跑操的时候出于安全斟酌是不必读小本子的,但是要大声喊出班级口号。这有点相似于军训时喊的番号,刘同学至今还记得她当时喊的是“未名湖边,博雅塔下,305班,北大同班”。

  对于青少年、尤其是青春期的学生,交往是一种特别重要的学习,但在衡中是不合时宜的,因为与高考无关。

  即便是一个宿舍的同学,平时谈话的机会也不多。因为大家回宿舍就是为了休息,而且还有午晚休纪律,也不能说话。

  所以总体来说,在衡中学生的交际圈是比较小的,同窗之间的关联比较淡漠。一方面这可能使远离家庭的学生失去了友情这样的情感寄托,但是另一方面,这大大下降了同学之间产生矛盾的频率,因为大部分时间大家都在学习,并没有摩擦的契机和时间。

  还有这样的细节:

  后来我睡觉连衣服都不脱,冬天也不盖被子,就盖羽绒服睡觉,因为早上没有时间叠被子。我几乎三年睡觉都没有脱过衣服,在衡中这样的也不是少数。(刘同学)

  在衡水中学,教育已经异化成了无所不在的管制!高中三年没有脱过衣服睡觉的学生竟然不在少数,说老真话,这远远超过了我承受力的底线!

  宏大的学校规模是一种生意经

  第四是教育产业化的办学模式。超级中学动辄一二万人的规模,全世界何曾出现过这样的学校?大班大校天然拥有保险隐患,这也是巨型学校必需实行军事化管理的一个客观原因。在这种学校,校长不认识老师,老师不认识学生,传统的师生关系被极大地异化。由于老师难以顾及众多学生,只能关注少数优秀学生,所以多数学生的教育质量也难以保障。全世界的优质教育无不是以“小班小校”为特点的,如果你是5000人的小学、1万人的中学,那就闭嘴不要谈什么教育现代化。

  巨大的学校规模其实是一种生意经。“超级中学”都是靠行政化手腕打造的,通过违规的跨地区掐尖招生,利诱能够冲刺北大清华的高分学生,使之成为学校的金牌招徕。前些年,甚至呈现过河北某超级中学供给高额资金让考取北大的学生不去报到、持续复读,第二年“再创光辉”的事。

  以“北清率”为号令,大批招收高收费的复读生,通过择校费、复读费支撑其优质的办学条件、挖取优秀教师,形成所谓的“良性循环”。这次曝光的衡水中学平湖分校的经营战略,最大规模为6000人,每人每年3万元学费,总计1.8亿;考上北大清华的最高嘉奖50万元。其校长信心满满,称报名者众多。

  在伟大经济好处的驱使下,各地打造“教育航母”的热忱不减,万人一校、百人同班的巨型学校和大班额呈蔓延之势,严重恶化了区域教育的生态。这不仅是对国家推行素质教育的极大讥讽,也是应试教育对教育规律和教导法律放纵的挑衅。教育范畴是否正在演出在金融市场涌现过的“野蛮人”搅局,合法地获取暴利,劣币驱赶良币的戏码?我们应当无所作为、袖手傍观吗?

  假如我是衡水中学的校长

  很多人说你只会反对、制止,人家究竟是公道竞争,是家长的选择。应当如何改变现状,你有建设性的意见呢?当然有的,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工作重点恰正是促进变更。

  2014年,我曾写过一篇博文《如果我是衡水中学的校长》。首先,我会撤消50%的清规戒律,允许学生上课转笔、抖脚、靠墙,允许自习课喝水、抬头或者发愣;放宽学生的作息时间,让学生有比较充分的时间穿衣、叠被、走路、吃饭;将学生现在每两周或周围放一天假,改为每两周放两天假;增加学生的户外运动、体育锤炼时间,等等。

  总之,将拧得过紧过死的螺丝先放松两圈。有人担心这会影响高考成绩,那么,能不能让实际来检修一下?我的预测是正好相反,给学生一点尊敬、一点休息和自由岂但不会降低反而会提高学生成绩。否则,就阐明所有教育规律、学习科学都是荒诞无用的,原始的奴隶式管理最为高超。

  其次,我会依照国家对公办高中办学规模的要求和吸收“三限生”的划定,逐渐缩小学校规模,使之回归成为一个比较正常的学校,从而降低平安隐患,可以关注大多数学生。

  第三,我还会借鉴其余农村学校的经验,向改革要效益。事实上,许多缺乏资源的农村学校,都通过履行学生主体课堂、高效课堂的教学改革,获得了令人瞩目标成绩,其佼佼者如山东的杜郎口中学、山西的省级示范性高中新绛中学、四川宜宾的凉水井中学。他们的共同经验是把课堂还给学生,把时间还给学生,无限相信学生的学习潜力,让学生在自主学习、协作学习中学会学习,进步学业造诣。

  他们胜利地从应试教育解围,攻破了农村学生只能苦读苦熬的衡水模式。也解释用压榨学生、拼时间拼命的方式去提高考试成绩,其实是一种不思进取、简略无能的表示。

  令人遗憾的是,我的这篇博文遭到野蛮的对待。衡水中学在其官网发表号称学生家长的文章《杨东平要是衡中校长,就该给他几个耳刮子》,现在还能查到,至今欠我一个道歉。

  不能让衡中模式成为浙江教育的来日!

  人们在思考衡水中学的未来。超级中学造就的是考试机器,而不是心智健康、全面发展的人,这一点没有人否定。所有慕名而来、自觉接收戕害的学生和家长,要的就是一块名牌大学的敲门砖。但是,分开中学之后,有的学生也能看清这一模式的价值。

  其实我很担忧衡中的未来,因为它已经没有什么新的东西可做了,它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从前的基础上再不断地加压,可能学生不能对抗些什么,因为已经进来了。但是老师的流动会非常大,许多年青的老师就会觉得本人的人生似乎看到头了一样,他们所做的事就是不断的重复。我看到那些师弟师妹的状态,感到他们的许多意见我都不能懂得,他们觉得这个世界非黑即白。我认为教育应该是一种“化”的过程,它需要教会你许多准则,也需要交给你不单一的价值判定,但是衡中没有做到这一点。

  我赞成浙江教育人的表态:不能让衡中模式成为浙江教育的明天!

  首先,需要转变处所政府的教育政绩观,不以北大清华率取率论英雄。这意味着教育评估要着眼于以大多数人,而不是极少数优胜者。当前我国高等教育的毛入学率已经超过40%,高等教育行将进入遍及化阶段,我们还在应试、北清率的单一的轨道比拼,真实太不像样了!

  基本办法,当然是高考制度改革,首先改变北大清华的招生录取制度。在浙江试点和高校自主招生实行的“三位一体”的评价,就是行之有效的做法:将一次性高考成绩作为门槛值,占60%左右;然后通过高中阶段综合素质评价、高校的面试,综合三者形成总体评价。这比唯分数论的总分评价更准确,也更受高校欢送。

  为了遏制超级中学愈演愈烈,垄断多数北大清华入学机会的情形,提议制定相应的反制措施。树立新的省域名额分配准则,改变超级中学占垄断地位的分歧理状况,减少其指标投放,转而鼓励那些高中教育比较平衡的省份,使农村学生真正受惠。同时,限制每一所高中最多录取人数,从而激励高分学生横向的分流,促进高中学校的均衡发展。





上一篇:你偷斧头我盗企鹅,且看各校间怼出的爱恨情仇!
下一篇:没有了
收藏】 【挑错】 【推荐】 【打印
------分隔线----------------------------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